1986年刘伯承逝世,邓小平查看治丧委员会名单:怎么没有肖永银?

浏览:2379   发布时间: 09月02日

1986年10月7日刘伯承逝世,享年94岁。早在1974年的时候刘伯承就和家人说过:“等我以后去了,我的葬礼请小平同志主持。”当邓小平得知这个噩耗后,他哭得像一个失去家人的孩子。

刘伯承元帅的追悼会在北京举行,当追悼会即将举行的时候,有人拿出了一份治丧委员会名单交给邓小平和刘伯承的夫人查看。正在伤心的邓小平看到这份名单后紧皱眉头,因为他发现少了一个人的名字。

邓小平十分严肃地对工作人员说:“怎么没有肖永银的名字?”刘伯承的夫人也发现了这一点,她十分生气地说:“怎么能没有肖永银的名字呢?他可是刘帅最喜欢的战将啊!”

那么肖永银是谁呢?他和刘伯承元帅有着怎样的渊源呢?为何缺了他没有来会让邓小平和刘伯承的夫人如此生气呢?

肖永银

打仗受伤,被许世友阴差阳错救下

肖永银1917年出生在河南新县,幼时母亲因病去世,年仅13岁的肖永银就来到河南新县的红四方面军招兵处,成为一名红军小将。肖永银十分聪明伶俐,最重要的是他很能吃苦,因此不久后就成为管号兵的司号长。

1935年红四方面军放弃川陕根据地,准备向西北进军,在转移的途中却被国民党的川军给盯上了,不管我军使出什么办法,始终甩不掉他们。

红四军第11师33团奉命在江油西边的大岗山阻击敌人,虽然红军占据着优势,但我军在人数方面是弱于敌人的,再加上后勤供给严重不足,因此仗打了一个多星期后,我军就已伤亡惨重。

这天川军再次对我军发起猛烈的进攻,眼看着大多数营长和连长都已经牺牲了,团长张昌厚十分着急,准备亲自带兵上阵。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张昌厚的耳边响起:“团长让我带人去吧!我有信心能够把敌人打败!”这个稚嫩的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肖永银。

张昌厚知道肖永银,也知道他很聪明,平常管号兵也管得很不错,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这可是打仗,张昌厚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小孩的身上,因此张昌厚十分犹豫。

肖永银见张昌厚迟迟没有表态,随后说:“团长,你让我去打吧,如果打不下的话,你可以砍我的头!”

时间越来越久了,战事也越来越紧张,拖下去也不是一个应对之策,既然如此不如让他试试,就这样张昌厚同意了肖永银的请求,让他带人去攻打敌人。

肖永银带着两个连的兵力冲向敌人,敌人被这突然冲出来的人给吓到了。肖永银越打越勇,刚要抓住川军的一个指挥官,没想到却突然跌倒在山坡上。

等敌人被打退后,肖永银被抬了下来,张昌厚看着面前有着稚嫩圆脸的肖永银,一时间有些感动,没想到小号长年纪轻轻的就打了这么漂亮的仗,最重要的是这还是肖永银第一次上战场。

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抢救的时候没有把肖永银前后胸的两个枪眼堵死,导致他的胸脯像扎破了的自行车轮胎一样,一直往外漏气。肖永银身体被病痛折磨,肚子也被饥饿折磨,因为此时的肖永银不能吃饭。

就这样肖永银不吃不喝躺了整整三天,直到第四天换药的时候,肖永银才回过一口气。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部队即将翻过雪山、爬草地,所有伤员必须留下。

许世友

当抬着肖永银的担架从张昌厚面前经过的时候,张昌厚让他们停了下来,并注视着担架上的肖永银。此时许世友经过,他见张昌厚一直看着担架上的人不免有些疑惑,随后问他这是在干什么。

张昌厚说自己十分舍不得将肖永银留在这里,许世友一听原来是因为这个,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这多简单啊,舍不得就抬上走吧。”

正是许世友的这个临机决断,肖永银得以以重伤之躯踏进一望无际的大草地,又翻过冰天雪地的大雪山,避免了大多数留守的红军伤员被敌人杀害的命运,直至成长为共和国的杰出军事将领之一。

第一次见面,两人纷纷落下眼泪

1937年3月肖永银迎来了自己一生当中最为艰难的日子,当时的肖永银是警卫连的排长,他此次的任务是和陈明义带领一个28人的小分队,护送徐向前和陈昌浩回陕北向中央汇报有关情况。

从祁连山到延安,一路上敌人的机关重重,想要安全到达延安是非常困难的,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

当小分队走到第三天的时候,徐向前认为30多个人一起走目标太大,而且他们经过的大多是穷乡僻壤,人多了很难要到饭,因此决定分散开走。

徐向前

临别前徐向前交给肖永银一封信,告诉他如果先到陕北的话,一定要将这封信交给党中央,再详细汇报相关的情况。

肖永银不舍得离开徐向前,在他看来自己才保护首长三天的时间,现在走就是失职。但徐向前说得很有道理,他们的目标太大了,说不定分开走才是最安全的。

肖永银恋恋不舍地对徐向前说:“首长,您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想办法将这封信交给党中央!”

就这样肖永银和陈明义护送着徐向前的亲笔信上路了,一路上他们小心翼翼的,由于担心会被敌人发现自己的踪迹,因此肖永银和陈明义白天躲在山里,傍晚才开始赶路。

但这些还不是最困难的,最为难熬的是陈明义在和敌人周旋的时候被子弹打伤了手腕,后背也被岩石刮伤,情况很不好。

两人费了一番功夫才在一个叫“石灰岩”的地方,联系上了从事秘密交通工作的西路军总政治部的吴建初。当时敌人的搜查是很严密的,因此吴建初只能将他们两个藏在暗无天日的煤矿中,至于怎么出去却是始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肖永银和陈明义一待就是18天,如果继续等下去的话,别说完成任务了,连能不能到延安都成问题。肖永银认为不能继续等下去了,两人商量后决定穿过沙漠到民乐,再顺着长城向东走。

这个天黄昏肖永银和陈明义购买完粮食后,打听好路线便踏上了漫长的路途。大家都知道沙漠白天的时候是非常炎热的,因此他们只能在晚上赶路。

经过长途跋涉后,他们二人终于看到了长城,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肖永银和陈明义都是晚上赶路,白天则分头要饭,自己吃一半,再给对方留一半。

过了黄河后,肖永银和陈明义一直往延安方向走,但听说路上有土匪,便改道赶往援西军的司令部所在地———地处陇东黄土高原镇原县。

当肖永银和陈明义到镇原县的时候,已经是1937年7月的中旬了,他们一共赶了4个月的路!

援西军的司令员正是刘伯承,当刘伯承看到两个衣衫褴褛的同志后,他的眼泪也忍不住往下流,这也是刘伯承和肖永银的第一次见面。

见到久违的同志,肖永银和陈明义两个有着钢铁般意志的汉子也不禁喜极而泣。肖永银一边哭一边摘下头上十分破旧的帽子,从中取出徐向前亲笔写的信交给刘伯承,并大声说:“这是徐、陈首长的信,请首长转交给中央!”

刘伯承接过信后,紧紧地握着肖永银和陈明义的手,感动得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

邓小平和刘伯承

肖永银请刘伯承帮忙

刘邓大军自1947年6月30日发起鲁西南战役,一举突破了黄河天险, 经过近两个月的鏖战,终于在8月25日下午抵达大别山北麓的淮河之滨,面临进入大别山之前的最后一道关卡——淮河。

这天下午两点多钟刘伯承和邓小平风尘仆仆地赶到指定的集合地点,这天天上飘着毛毛细雨,刘邓两人见到了担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第十八旅的旅长肖永银。

刘伯承对肖永银说:“你今天晚上带兵去打息县县城怎么样?”肖永银听后回答道:“没问题,坚决执行命令!”

这天黄昏,李达参谋长亲率十八旅指战员,火速赶到息县县城和淮河大埠口渡口,原以为还有一场恶战,谁知守敌保安团如惊弓之鸟,早已逃之夭夭,不见踪影,我军未耗一枪一弹便轻易占领了息县县城和淮河渡口。

不久后刘伯承安排十八旅政委刘昌留在渡口继续指挥抢渡,让李达和肖永银等一起到他的临时指挥所里,共同商议如何战胜淮河这最后一道险关的应急措施。

刘伯承

刘伯承没有和其他人客套,直接问肖永银:“河水真的不能徒涉吗?”肖永银回答道:“真的不行,河水很深,不能徒涉!”

刘伯承继续追问:“到处都是一样的,哪里都不能徒涉吗?”肖永银回答道:“淮河水忽涨忽落,而且河水很深,老百姓说从来没有人敢在这种时候涉水。”

刘伯承抓住肖永银话中的漏洞,继续问:“你们有没有亲自侦察过,亲自试过不能涉水?亲自找过岸边的老百姓询问过?他们都是怎么说的,都说不能吗?”

肖永银对刘伯承的疑问一一作出回答,但刘伯承的心中还是有些不踏实,很快他来到淮河岸边,看着汹涌澎湃的水,他决定先把指挥人员渡过去一部分,其他人则留在北岸指挥大军渡河。

刘伯承

8月25日深夜划船工送刘伯承过岸,除此之外刘伯承的手中还拿有一根长长的竹竿,起初大家看到这里都是非常疑惑的,直到刘伯承将竹杆放在水里后大家才明白,原来刘伯承这是在测量水的深度。

经过重重考究终于得出淮河是可以徒涉的,最重要的是当我军在徒涉的时候淮河的水位竟然突然急速下降,这也为我军成功徒涉带来了许多便利。

然而更加戏剧性的是当我军后为部队趟水过河的同时,淮河上游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军渡河的第二天,淮河水位直线上涨。尾随我军的国民党队伍只能站在河对岸,眼睁睁看着我军离开。

肖永银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就在这个时候十二军奉命准备赴朝作战,令人意外的是身为十二军副军长的肖永银却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肖永银十分疑惑,他一直等着王近山下达命令,但这个命令却是迟迟没有来。

一时间肖永银觉得自己像被抛弃了的孩子,无奈之下他只好来找刘伯承,请他帮助自己。

肖永银一见到刘伯承就大吐苦水:“首长,我跟着你这么久的时间,您也知道我,我哪一仗没打过,哪一场仗错过?但现在我却不能去朝鲜战场!”

刘伯承知道肖永银心里委屈,他拍了拍肖永银的手,对他说:“大致情况我都知道了,你受委屈了。”就是刘伯承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令肖永银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原来还是有人关心、理解自己的。

肖永银平复心情后对刘伯承说:“首长,我们十二军都去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了,请您也批准我去!”说完便把自己的“请战报告”拿了出来,让刘伯承在上面签字。

刘伯承看了一眼肖永银,在上面批示:“同意!”从刘伯承的家里出来,肖永银的心情好了许多。

大家都知道抗美援朝战争还是比较危险的,也许其他人不能上战场就算了,但肖永银却不同,他想打仗,想要为国效力。

刘伯承逝世,肖永银放声大哭

1970年的一个深夜,许世友告诉肖永银:“刘帅来了,你去接一下吧。”肖永银听后也意识到是什么情况,随后立刻开车来到南京火车站。

站在灯光朦胧的月台上等待火车进站的时候,肖永银想了很多。刘伯承是肖永银的老领导,当年自己长途跋涉突围出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刘伯承,见面的时候两人还抱头痛哭。

从这以后肖永银就在刘伯承的麾下参加了抗日、解放战争,他始终记得刘伯承对自己的教导,如今刘伯承来了,肖永银的心情很是复杂,有开心也有担心。

刘伯承来到南京的时候心情不是太好,所以当他见到肖永银的时候也没有主动说话。当两人坐上车后,刘伯承慢慢说道:“我年纪大了,到你们这要给你添麻烦了。”

刘伯承一句话说的肖永银很是心酸,他连忙说到:“刘帅你怎么能说这种话,我们以前是怎么样的,现在还是什么样,不会发生改变,您怎么舒服怎么来。”

肖永银的话说到刘伯承的心坎上了,他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了,随后说:“肖永银啊,你当了参谋长很好,我很为你高兴,不过你要记住,要把自己放在影子的地方。”

刘伯承这句话肖永银并没有听懂,他不知道刘伯承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就这样刘伯承住进了中山陵5号。

刘伯承到南京后,除了肖永银很是高兴外,最高兴的就是许世友了。许世友想让刘伯承抛下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便亲自为刘伯承接风洗尘,交代大家如果不忙的时候可以去找刘帅聊聊天,排除他心中的不快情绪。

大家别看许世友是武将出身,但其实许世友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通过几天的观察,许世友发现刘伯承不喜欢接见其他人,只喜欢和肖永银聊天,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是真正开心的时候。

许世友看到这里便明白了许多,他将肖永银喊来,对他说:“你要经常去看看刘帅,和他聊聊天,多陪陪他。”肖永银一口答应下来,保证会经常找刘伯承聊天解闷的。

从这以后肖永银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找刘伯承聊天,这天肖永银又来中山陵5号找刘伯承聊天解闷。肖永银说:“刘帅你在这里住得怎么样,还习惯吗?有喜欢吃的东西可以告诉我,我帮您准备。”

刘伯承对生活要求并不高,只要有镇江小菜和斑鸠就行,肖永银听后说:“这好办,斑鸠山上就有的,小菜也好弄!”

刘伯承

本以为刘伯承能在南京很久的时间,没想到他只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后就离开,返回北京了,而肖永银和刘伯承从这以后也有很久的时间没有见面了。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刘伯承的身体越来越差,几乎每天都在病房中度过。80年代末肖永银最后一次前往病房探望刘伯承,这也是肖永银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

肖永银永远记得当他来医院看望刘伯承的时候,当年那个叱咤战场的元帅,如今变成一个瘦弱的老人,虚弱的躺在床上,除了心脏正常跳动外,身体的其他机能都处于微弱的状态,全身都靠输液维持营养。

肖永银放轻脚步走到刘伯承的床旁,生怕声音太大惊扰到刘伯承元帅,他坐在病床旁的凳子上,握着刘伯承的手腕说到:“刘帅!我来看你了!是我!肖永银!”

刘伯承似乎听出了看望自己的是爱将肖永银,他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听到了,接下来的一幕令肖永银终身难忘。只见刘伯承张了张嘴,但却因为身体原因不能说出话来,只能听到从喉咙中发出的咕噜声。

肖永银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哗的从眼眶中流出,就这样过去了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内,肖永银一直握着刘伯承的手腕不舍得放开,从这里也能看出肖永银对刘伯承的感情。

刘伯承晚年

当肖永银出去的时候却被一个护士给拦住了,护士问他:“首长,您就是肖永银啊?”肖永银听到护士的话有些疑惑,他回答道:“是啊,我就是肖永银,有什么事吗?”

护士连忙说:“首长是这样的,之前刘帅在睡梦中突然大喊一声‘肖永银啊!’当时我们都好奇肖永银是谁,原来是您……”

肖永银听到护士说的话后陷入了沉思,他没有回答护士的话,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肖永银何尝不知道刘伯承喊自己名字的意思呢?自己曾和刘帅共用作战过许多次,这其中包含着一位元帅对手下的信任,这种感情是一个小姑娘不能理解,也理解不了的事情。

1986年10月7日17时40分刘伯承元帅与世长辞,享年94岁。刘伯承元帅的去世是众多人都不想看到的事情,这其中包括肖永银,也包括邓小平同志。

82岁的邓小平听到刘伯承去世后哭得不能自已,仿佛去世的不是自己的战友,而是自己的亲人,也许邓小平等人早已将刘伯承当成自己的家人对待了吧。

10月14日告别仪式在总后勤部礼堂前厅举行,邓小平率全家最先来到,他流着泪向刘伯承的遗像三鞠躬。聂荣臻手臂戴着黑纱,坐着轮椅来了,他和邓小平一样也是泪流满面。

邓小平和刘伯承(左二、三)

10月16日刘伯承的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由邓小平主持,胡耀邦致悼词。其实早在之前刘伯承就对家人说过:“等我日后去世了,我的葬礼请邓小平同志主持。”

当追悼会即将举行的时候,有人拿出一份治丧委员会的名单交给邓小平和刘伯承的夫人汪荣华查看。邓小平仔细看过后皱起了眉头,他说:“怎么没有见肖永银的名字?”

汪荣华也发现了这件事,她当即给肖永银打电话,告诉他刘伯承去世的消息。肖永银听到这个消息后有一瞬间的愣神,反应过来后立刻乘坐飞机前往北京,直奔刘伯承的家中。

肖永银看着刘伯承元帅的遗体,他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然后对着元帅的遗体三鞠躬,也许是怕打扰到刘伯承,因此他放轻声音说到:“刘帅,我是肖永银,我来晚了,没来得及给您送行……”肖永银说完这句话后扑倒在灵床上放声大哭起来。

肖永银一个铮铮铁汉在得知老首长去世的消息后,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也能从这里看出肖永银对刘伯承元帅的感情真的很深。

刘伯承和妻子

刘伯承去世前有一个遗愿,那就是将他的骨灰撒向他曾作战过的地方。10月21日刘伯承的孩子们双手捧着父亲的骨灰盒,从飞机上将骨灰撒向太行山、淮海大地、南京、重庆以及他的老家开县赵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