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带着行李箱失联!5万学员2亿元学费怎么办?这家知名培训机构咋了

浏览:4016   发布时间: 09月01日

「本文来源:山东商报」

教育行业正在经历着

前所未有的大洗牌!

近日

知名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公告

公司实控人、总裁谢龙

自8月27日带着行李箱失联

至今未找到

爱贝斯的突然关门

意味着众多家长预交的费用

很可能打了水漂

9月1日,四川爱贝斯教育咨询集团有限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称该集团总裁兼董事长失联, 相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取证。

记者致电爱贝斯英语培训机构四川总部,总裁办的一名工作人员回应

因为事发突然,我们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比较混乱。现已报了警,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我们能做的就是积极配合,目前事件还没有定论。至于拖欠的员工工资和退还课程费用等问题,我们陆陆续续也会提出解决方案,根据各地的情况制定方案解决问题,希望公众能给我们一些时间配合相关部门调查。”

此前,爱贝斯曾发布一则声明,承认集团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的问题,并详细说明了总裁谢龙失联一事

爱贝斯员工工资确实存在到期未付的情况,集团实际控制人、总裁谢龙、总经理唐玮翎承诺大家无论如何于本月27日发放全员6月未发放工资,我们于27日下午4点过发现谢龙电话失联后,第一时间担心安危问题,到处寻找,经过苦苦寻找未果后,于当日晚8点到高新区石羊派出所报案,经过警方多方调查排查后,最后发现谢龙带着行李箱开车离去,现暂时还未找到本人,总经理唐玮翎至今未现身,鉴于此,公安、侦查、教育系统已经全面开展找寻工作,一切困难和问题都需要在找到集团实际控制人谢龙、唐玮翎后一一解决,现在集团法人、财务等人员都在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全力开展工作,目前司法、公安、教育部门都已经介入,并展开工作。

2014年,爱贝斯董事长谢龙创办第一家校区,7年时间爱贝斯的校区数量已突破100所,并在四川、重庆、贵州、云南、湖北、陕西等地设立了直营分校。

有报道显示,谢龙在2018年荣获“2018杰出青年川商”的称号。次年,谢龙参加川商发展大会,荣获“年度杰出青年创新奖”并担任四川省川商联合联席会长、川商促进会常务副会长。

爱贝斯官网信息则显示,2018年公司在读学员达到2万余名,直营分校覆盖四川所有地级城市;2019年直营校区突破80家,在读学员突破5万名,教职工达到2000人;而2020年,其直营校区达到100家

另据企查查,四川爱贝斯教育咨询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11月成立,股东共有两名,其中谢龙持股95%,唐玮翎持股5%。目前,爱贝斯旗下未注销的子公司尚有22家,主要为分布在四川、云南、贵州等地的分支机构。

而谢龙本人则关联着70家企业。

就是这样一家颇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机构,说出事就出事了。

8月28日,多家爱贝斯重庆校区的家长们,陆陆续续收到一则紧急通知:非常抱歉通知大家,我们无法复课了!

面对这一条突如其来的通知,家住涪陵区的何女士顿时心急如焚。何女士告诉记者,去年1月,她通过重庆爱贝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花费9800元,为孩子报了104个课时的英语培训班。“但受新冠疫情影响,线下课程总是断断续续,从去年报名开始,孩子到目前一共上了43个课时。”

“本以为8月底能如期复课,结果等到却是正式停课的通知,连老板都跑路了!”何女士坦言,交了近1万的学费,现在孩子课时只用了四分之一,剩下的课时费用也不知道能否退得回来。目前,何女士和其他多位家长已经向当地派出所报案。

在昆明。近日,爱贝斯教育集团的4个校区突然关门停课,涉及学生人数达上千人,未退还费用平均5000-15000之间。

在绵阳。“爱贝斯”英语培训机构共有7个校区,现均已关门。据初步统计,该培训机构有学生2000余人,缴纳的培训费从千余元到3万多不等。目前涉事家长正联合维权,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对此,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全国一百多家店都已经关门,涉及的学生多达五万人,学费可能有两亿左右。

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早教等校外培训机构向受教育者收取学费提出明确要求:“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但这似乎对部分教培机构并没有约束力。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逸聪律师告诉记者,“预付费模式滋生了大量的纠纷事件,除了教培质量虚假宣传以外,还存在着教培机构大范围挪用预付费、快速扩张、资金链断裂,甚至停业、跑路等。对于家长而言,预付费方式风险较大。”

而事实上,教培行业的合同纠纷诉讼要胜诉并获得退费并不容易。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案例,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2021年判定了一起早教合同纠纷案,认定被告清大智汇公司与家长签订的合同解除,同时需依法十日内退费,但这家公司已停课失联,也并未到庭应诉。

朱逸聪律师表示,“如果法院判决教培机构向家长退费,在判决书生效后,家长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如果教培机构有现金资产,法院可直接予以划扣,如果教培机构无财产可执行,法院可将教培机构限制高消费。而对于一些资金链断裂的教培机构,家长拿到退费的难度较大。

来源:新晚报、21世纪经济报道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编辑 高玲

主营产品:婴儿鞋